WhitePeach

大家随意

和同学一起做了一个关于追星的公众号,然后我们最近在做一个叫饭圈女子图鉴的系列,所以希望听到更多的声音,在这里扩个关,(我身边实在是没有cp粉的样本啊,所以希望rps爱好者可以让我听到你们的声音!!!我个人微信号:Liu20010917

[all锐] 混乱故事
本章星锐

[哨向]三俗冒险故事(一)

(一)                               
                                        
岳明辉是被隔壁传来的鸡叫声吵醒的。

他看了眼闹钟又抻了抻腿,非常精准的一脚踹上了身旁人的屁股。

“木子洋,起床”

他用没有任何平仄的语气发出指令,无视被窝里男人的惨叫

熟练的掀被子,起身,在木子洋的衣柜前端详了三分钟后,岳明辉找出件白色卫衣把自己套了进去。

然后他刷牙,洗脸,往脸上拍须后水,走出卫生间,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鸡蛋和剩饭,在开火打蛋的瞬间用余光看到了衣冠不整扒拉着厨房门的木子洋

以及他身边由于被吵醒而正在炸毛的大橘猫

岳明辉走向前,缛了两把四维生物体并不存在的毛

“饭在锅里,要吃自己乘”

(二)

无论在哪一座城市,哪一个国家,甚至是哪一个次元, 每年的九月一日都往往伴随着小朋友不愿上学的哀嚎,青少年熬夜补假期作业的黑眼圈,和部分与教育事业有所关联的青壮年对于上级压榨廉价劳动力的咒骂

凭啥是我去给那批青瓜蛋子当奶妈啊,木子洋一想到那些刚入塔哨兵横冲直撞的精神流就气不打一出来,连带着身边的藤原拓海也垂头丧气。

“诶哟弟弟,我们这个月的房租水电物业你要不要了解一下,单身向导有活给你干麻烦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好么”

是的了,岳明辉和木子洋,两个因为找不到固定搭档而出不了任务,常年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准A级向导,现在为了支付房租而不得不去给预备塔新生当共享奶爸

这里木子洋今年刚从预备塔毕业,第一次接这个活,而岳明辉毕业两年,早已经验丰富,甚至由于业务熟练长相温柔,在塔里颇受欢迎,蝉联最受欢迎指引员两届,今年除了指引员还直接兼任了班助。

饭毕,岳明辉check起了今年的新生名单,王凯琳,灵超,陈立农,    黄明昊,这几个十五六岁的都是纯血的塔二代,父母都会把孩子送来,去接应一下就好,变异今年倒是就一个,叫卜凡,十九岁,高考三模的时候觉醒的,心态崩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

“洋洋你看这样,你去塔里面接一下那几个小的,我出塔去接一下那个卜凡啊”

木子洋毫无灵魂的点了下头, 表示没意见

(三)

在卜凡这将近二十年的人生里,一直都接受着纯正的唯物主义教育,生在红旗下阳光里,坚信建国以后不许成精,然而他塑造了二十年的无偿阶级唯物主义价值观,在他三模考数学的时候毁于一旦。

他犹记得当时他正在为一道选择题抓耳挠腮,正当走投无路准备切橡皮扔骰子之际,猛然惊觉自己突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愣是眇到了离自己四排远的学霸考卷。

学霸试卷上的函数图像是如此清晰,清晰到卜凡可以对着坐标精确描出每一个点

卜凡拿圆规扎了一下自己的腿,疼的龇牙咧嘴

没做梦

first blood

更可怕的是,自己脚边突然出现了一条白毛大狗,无视监考老师在考场快乐的奔跑跳跃,而教室里除了自己,别人依旧埋头作答熟视无睹。

double kill

被拿二血的卜凡吓晕了过去

而当他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笑眯眯的护士小姐姐,也不是苦哈哈的班主任。

是一头牛

还有站在牛边上,一头黄毛的陌生男人

triple kill

192,70kg,bmi24的山东小伙卜凡想尖叫喊妈妈

“你,你是谁” 脊背在发凉,声音在颤抖

“诶我自我介绍一下啊,我叫岳明辉,是你的指引向导”

黄毛男人非常和善的向卜凡伸出了手

“那它,它又是谁”,卜凡颤巍巍举起手,指了指男人边上的猛兽

“哦她呀,她叫月月,是我的量子兽,来月月,给这哥哥say个hi”

卜凡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头牛迈着小碎步向自己走来,略带羞涩的拿头蹭了蹭自己的被子

“好姑娘,真乖”,岳明辉满意的抚摸牛头

“我知道你现在一时之间觉得有点难以接受啊,我想想怎么和你说,这样,你有没有看过哈利波特” 岳明辉问卜凡

“看过”

“好,那现在你就是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我就是海格,我现在接你去霍格沃茨”

啊?卜凡表情逐渐凝固

“对,详细我以后跟你慢慢解释,总之你就是被上天选中的男孩,你觉醒了,你马上就要去预备塔接受训练,你考场上看到的那只傻狗是你的量子兽,不过我暂时压制了他没让他出来,怕吓着你。”

卜凡心说那您放头牛出来我就不怕了么

“诶怎么是牛呢,月月可是独角兽”,岳明语气颇有些不满,说完自己愣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说不好意思啊,职业病犯了,直接就精神感应了

卜凡看着这人亮晶晶的眸子和一头卷毛,觉得自来卷应该都不是坏蛋

虽然岳明辉的发型一看就是村口Tony烫得

(五)

总之卜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跟着岳明辉出院了,他一路迷迷瞪瞪的跟下了蛊似的,就记得自己跟着他回了学校,黄毛男人如同拍西瓜一般拍着自己的背,和校长说着天赋柄异,国防特招之类的话。校长的表情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从一脸狐疑变成笑逐颜开,也像岳明辉一样拍着自己的背,要自己为国争光,好好努力

离开学校的时候,在校门口,岳明辉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德玛西亚

卜凡不过脑的接了一句人在塔在

岳明辉拍拍他的肩,笑眯眯的说这话可得一直记住了啊

卜凡一路被岳明辉拐到高铁站,在自动售票处排队的时候他突然福至心灵,觉得自己该不会中了什么新型传销诈骗套路,先给自己下药让自己精神错乱,然后编故事把自己骗到传销窝点,大狗独角兽都是假的,那个黄毛男人说不定一早就看上了自己青春的肉体要把自己拐去当苦力

逻辑突然自洽的卜凡瞬间觉得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惊恐中他发现突然自己站在了老家的海边,天色一片深沉,从未见过的巨浪朝自己铺天盖地涌来

“ 要死,精神领域怎么这时候开了” 岳明辉回头,看见卜凡满头冷汗抱着头,他神色瞬间紧张,三两步跨上前,搂住卜凡的脖子踮起脚就吻了上去

似是有带着栀子味的风吹过,挠的卜凡心里麻酥酥软绵绵的

他下意识搂住岳明辉的腰

在察觉到自己舌尖被含住的瞬间,卜凡发现自己所处的海边天突然晴了

礁石起庭轩,沧海变桑田

(六)

卜凡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见岳明辉红着脸趴在怀里,呼吸紊乱衣冠不整

几个大爷大妈用一种有伤风化不可思议的眼神冲着他们指指点点

美男在怀,卜凡突然恶向两边生,拉开拉链用外套盖住岳明辉的头,眼一瞪吼到:

“看什么看,没见过亲嘴啊”

这爱情宣言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理所应当,一直在边上默默围观的长发摇滚青年不禁鼓起了掌

卜凡矜持的点点头,拿两只指头朝他敬了个礼

“ 那啥,你刚,你刚才精神领域突然开了,估计是因为你钝性比较高,我的精神力没压住你,没办法我就只能跟你暂时进行了连接” 岳明辉还没缓过来,一段话说的上气不接下气

“ 你现在可能会有种要爱上我的感觉,别奇怪,这临时连接的正常反应,你到了塔里离我远点过段时间就好了”

“我没有” 卜凡一脸正直的证明自己其实作乱不坏

“ 我是直男,而且我喜欢computer”

岳明辉被这突如其来的正直shock到,赶紧扯扯衣角,切回正直学长模式,把自己脑子里那些因为临时结合而产生的黄色肥料赶出去

“ 那个,你们也是去大厂吗” 为爱情鼓掌的摇滚小青年突然凑过来,试探的问

tbc

私设一堆,目标是在老夫特里写起点爽文

                                                                              
                                                    


                                                                        

A班蔡徐坤你好,我是F班的卜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写个恶作剧之吻的梗啊,)

拿到offer 突然有了点实感

碎片

文学,影像,各种再现式的艺术手段具有非常大的欺骗性,左右人的情绪,影响人的判断,所谓的让人感同身受听起来是件好事,可人却常常把感动当成不作为的借口,用虚无的眼泪标榜自己立场的正确。

更有甚者,参透了这其中的秘密,艺术成了一种手段和捷径,别有用心的修辞,故弄玄虚的陈述,外在表现手段可以给苍白的内在画上重彩,给黑暗打上一层粉底,把藏匿其中的软弱和肮脏编上一层坚固的水晶外壳。

可现代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人们需要的往往就是这种被精心设计过的部分虚假,而不是冷酷无趣的真实,娇贵的人类只需要在虚伪的,爆发式的眼泪中获得安宁与救赎,而那些真正触摸真实的,沾满泥土,血迹,布满伤痕和老茧的双手,他们是不屑于一看的。

一个月没上lofter
大清亡啦?

凝望

(一)

 

前段时间,曹阳微信上给我发来一个讲述慰安妇的纪录片链接

“我不要看” 我回的的理直气壮

“看了又有什么用呢,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去看两集动物世界起码还觉得大自然真美好我要少吃的肉”

 

我觉得自己挺有道理的,虚伪的自我感动改变不了什么,屏幕前的眼泪救不了中国人

 

(二)

 

从上海到杭州的火车上,曹阳再看那本房思奇的初恋乐园,看的眉头紧锁面容纠结。

我百无聊赖的看窗外,几朵异想天开的云居然冲我摆了个心

 

我想着到了杭州要去吃的一二三四,觉得活着真好喂

 

曹阳看完书,把kindle的盖子合上,和我说阿东我看完真是觉得太难受了。我惊异的看着她,她的敏感和情绪化让我手足无措

 

辩论队留下的后遗症让我下意识的想让她用批判的思维辩证的看待问题

 

“曹阳你有没有想过,这本书的作者有着秉异的文学天赋,这使得她的文字有足够的感染力,如果她只是个中规中矩资质平平的女中学生。。。”

 

“阿东,你现在别和我说这个”,曹阳几乎是粗暴的打断了我。

“我知道你要跟我分析各种很理性的东西,但我现在没办法理性,我就是难受”

 

(三)

曹阳打断了我想表达的,我当时所想说的,简单概述就是,如果房思琪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个不那么漂亮,文笔一般,甚至没有勇气去把尘封的记忆掏出来把自己再剐一遍的普通小姑娘,

如果她没有出书,没有自杀

 

她在经历了创伤后选择了主动遗忘,生活终于在她的努力下归于平静,她嫁人,生子,度过无聊而不为人知的一生

 

那她的故事,还会不会激起那么大的波澜,是否还带着让人揪心的深刻。

 

(四)

 甚至,如果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一群受过创伤的,被普遍遗忘偶尔提起的,老太太。

 

(五)

 去看二十二之前,我一个朋友跟我说,你如果就是想支持一下那看了就看了,你如果是想去正经看个电影,那就算了,不好看。

 

(六)

电影真的不好看,素材的单薄让导演只能不断地去堆砌长镜头,所有的采访都只是简单的流于表面,没有任何的文献价值。

 

片段式的剪辑甚至没有办法组成完整的故事线,整部电影如同就是几个老人的无聊日常

 

大部分时候都坐在门前发呆,有时候也喂几只猫

有后辈来看自己的时候就很高兴,尽管自己说的韩国志愿者一个字都听不懂

 

偶尔谈及尘封的往事,翻来覆去的那几句话:“他们把我抓过去,打我,好痛。。。” 

 

“都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我孩子都好大喽。。。“ 

 

老人说着,苍老的手盖住了自己眼睛,让屏幕前的我们看不清她们的表情

 

(七)

 

导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提到这么一个细节,拍摄三十二(二十二的雏形)结束时,正是春节,他去韦绍兰老人家百年,留下五百块钱,走之前老人却把他叫到屋里,给他四个包好的红包,里面各放着一百块钱

 

“拿去给你们父母买糖吃“

 

(八)

 

遗忘不好吗,至少我在大屏幕上看到阿婆很高兴的喂猫时,真的希望她们能把过去的一切都忘掉的。

 

晒晒太阳喂喂猫,和子女撒娇说这个天气好冷哦,脚都好痛

 

如果不去贴上慰安妇这个标签,她们就是中国农村里,最普通的那些老太太,平凡的和我们的奶奶,阿婆,别无二致。

 

面对这样一群老人,谁会忍心去为了所谓的深刻,让她们掀开伤疤,触碰那段尘封的回忆呢

 

(九)

所以从一开始,这大概就不是一部奔着深刻,完整,有学术价值而去的纪录片

 

那些老人,她们是人,而不是冷冰冰的素材来源和第一手资料

 

我们要做的,或许只是适度的靠近,听她们倾诉,递上一张纸巾

 

(十)

 

所以,回到一开始,我想问曹阳的那个问题,这个故事还会那么深刻吗

 

不会了

 

可好像,被平凡和时光稀释之后,这个故事,会更温情一点。

 

(十一)

 

“这世界真好,为了吃点野东西,也要留着这条命”

 

看,阿婆和我想的,也一样

 

(十二)

一直到现在,我依旧认为自我感动没什么意义,和日本政府打的官司至今无果,二十二位老人如今只剩下八人

 

二十二这部电影,在我们这的排片,只有两场

 

可就算是这样,就算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我还是想做点什么,这是我第一次写影评,我删删改改,想让它看起来动人,让人有去看这部电影的欲望

 

(十三)

如果我们走近这些老人的脚步太慢,而她们离去的速度又太快,那我们至少,可以在她们背后送行和凝望。